双彩网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双彩网 > 服务项目 >

花椒和六间房母公司递表港交所,资本操作背后谁是“最大赢家”?

发布日期:2022-03-26 19:51    点击次数:205

  日前,花房集团递表港交所,携六间房、花椒直播前来资本市场“叩门”。

  根据招股书,发行前周鸿祎控制38.21%的投票权,而宋城演艺(行情300144,诊股)(300144.SZ)持股37.06%。如花房集团成功上市,公开发行后周鸿祎、宋城演艺控制的投票权将低于30%,花房集团将无控股股东。

  六间房此前于2015年被宋城演艺以26亿元收购成为全资子公司,并于2018年与周鸿祎控制下的花椒直播整合,宋城演艺在对监管问询函的回复中表示,本次整合将实现“用户流量、主播资源、运营能力、成本效益及品牌影响力等方面的协同及规模效应”。

  三年过去了,娱乐直播风口已过,六间房与花椒直播现在活得怎么样?通过重组将六间房23.7亿元巨额商誉腾挪到长期股权投资科目的宋城演艺,与即将斩获又一个IPO的“红衣教主”,谁是这一系列资本操作后的“最大赢家”?

  娱乐直播细分行业龙头,

  价值几何?

  如果抛开快手、抖音等短视频与淘宝、小红书等直播电商领域的巨头,单从“娱乐直播”这个细分领域来看,花房集团旗下的六间房与花椒直播活得还不错。

  花椒和六间房母公司递表港交所,资本操作背后谁是“最大赢家”?

  直播行业企业图谱

  图源:艾媒咨询

  招股书显示,根据艾瑞咨询报告,按照移动设备端累计下载量计,花房集团在国内所有在线娱乐直播平台中排名第一;按照所有渠道月活用户数及移动端和PC端的月使用时长计,截至2021年8月31日,花房集团排名前二。截至2021年8月31日,花椒及六间房分别有注册用户2.07亿与7730万,平均月活用户分别为2950万与2500万。招股书还强调,集团产品“尤其受到Z世代用户的欢迎”,有“很大一部分”活跃用户年龄在35岁及以下。

  六间房及花椒用户的“钞能力”也在财报数据中得到了印证。招股书显示,2018年至2020年,花房集团营收分别为19.93亿元、28.31亿元与36.84亿元,其中来自花椒直播的收入分别为19.76亿元、21.66亿元与28.26亿元,近两年营收占比在76%以上,而六间房自2019年整合完成后,2019年与2020年分别贡献收入6.54亿与8.44亿元。除此之外,花房集团还开辟了海外业务,在北美、欧洲、远东、中东及北非地区运营了包括视频社交软件HOLLA在内的多款产品,截至2021年8月31日累计注册用户8530万名,并于2021年前8个月贡献营收7180万元。2018年至2020年,公司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-1.58亿元、2.11亿元与3.67亿元。

  花椒和六间房母公司递表港交所,资本操作背后谁是“最大赢家”?

  花椒直播界面

  图源:花椒直播APP

  高额营收背后的隐忧在于,短视频与直播电商快挤兑得大伙儿都没地方站了。同样是打发时间、消遣娱乐,快手、抖音显然能够成为花椒、六间房的替代品。根据艾媒咨询发布的《2021年第一季度中国在线直播行业研究报告》,受访用户更加偏好在短视频平台上观看直播内容,占比超四成,偏好使用娱乐直播平台的用户约占短视频偏好用户的一半。

  花椒和六间房母公司递表港交所,资本操作背后谁是“最大赢家”?

  2021Q1在线直播用户偏好平台

  图源:艾媒咨询

  Questmobile数据显示,抖音、快手的月人均使用时长持续增加,日均使用时长30分钟以上的用户占比超过六成;截至2021年6月,抖音用户月人均使用时长达到了1794分钟,折合近30个小时。

  花椒和六间房母公司递表港交所,资本操作背后谁是“最大赢家”?

  短视频用户使用时长变化

  图源:Questmobile

  从招股书公布的花椒直播月活用户数据来看,明显也受到了包括短视频崛起在内的多种因素的冲击。2018年至2021年8月底,花椒平均月活用户数分别为4100万、2360万、2720万与2950万,而2018年至2019年正是短视频异军突起的时间。从数据来看,花椒依然在努力做用户增长,但尚未恢复到受冲击前的水平。

  如何吸引新用户、留住老用户,是花椒与六间房最重要的课题。从用户留存与提升方面来看,花椒与六间房也保持了相对稳定的水平。通过同期月活用户数与营收推算人均付费值(ARPU),2018年至2020年花椒的ARPU分别为48元、92元与104元,呈平稳上升趋势。而根据招股书数据,截至2021年8月31日,花椒及六间房付费用户留存率分别为78.8%和66.1%。

  花房“轻装上阵”,

  宋城演艺还在“补窟窿”

  并购产生的商誉,往往会成为悬在上市公司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。

  2019年4月,花椒与六间房合并后,产生商誉24.6亿元。2020年,花房集团商誉确认减值亏损17.78亿元,直接导致公司账面巨额亏损。看来,花房集团是选择了在上市前“引爆”商誉这个雷,换取上市后的“轻装上阵”。公司在招股书中解释称,疫情对PC端直播造成的影响更加严重,隔离政策阻碍了主播前往工作室,而新参与者的加入也使市场竞争有所加剧;因此,六间房开始战略性地专注于吸引主播及用户转移到其移动端产品,该战略性调整导致六间房业务表现下滑。

  这笔账同样趴在宋城演艺的报表上,只不过是以长期股权投资的形式。2015年,宋城演艺以26亿元收购六间房,形成了23.7亿元的商誉,让一直关注宋城演艺的分析师与投资者提心吊胆;2018年,六间房与花椒启动重组事项,六间房估值34亿元,花椒(密境和风)估值51亿元,在花房集团的报表上体现为24.6亿元的商誉,在宋城演艺的报表上则体现为33.5亿元的长期股权投资。在外界看来,这是宋城演艺通过重组化解巨额商誉风险的尝试。

  不过,在2020年的年报中,这个“雷”还是爆了,宋城演艺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18.6亿元,同样导致了巨额账面亏损,为宋城演艺本就因疫情而举步维艰的2020年雪上加霜。根据年报数据,2020年宋城演艺营收合计9.03亿元,同比下降65.44%;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-17.52亿元,而上年同期为13.40亿元。2021年前三季度,宋城演艺的表现虽然较2020年同期有所好转,但仍未恢复至疫情前水平。根据最新三季报数据,宋城演艺2021年第三季度实现营收10.16亿元,同比增64.20%;净利润4.33亿元,同比增223.38%。但比起2019年同期22亿元的营收与接近13亿元的净利润,这个数字还是有点不够看。如果本次花房集团能够成功上市并获得足够的溢价,也能“拉一把”宋城演艺的净利润。

  花椒和六间房母公司递表港交所,资本操作背后谁是“最大赢家”?

  宋城演艺计提长期股权投资减值准备

  图源:宋城演艺2020年报

  谁或成最大赢家?

  花房集团上市能否再次提升“红衣教主”周鸿祎的身价、能否拉水深火热的宋城演艺一把,在一定程度上还是个未知数,取决于未卜的上市结果与资本市场的认可程度。但有一个人的收益却已经落袋为安,而本人也功成身退,他就是六间房的前任CEO,刘岩。

  根据网络公开资料,“70后”刘岩199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,曾任职于美国投行罗伯森·史蒂文森(Robertson Stephens)公司及北京点击科技,2006年创办六间房。六间房曾经是国内最早的视频短片分享网站,因《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》风靡全网,但在2008年陷入财务困境,被多方追讨债务后转型为秀场直播,从而“起死回生”。

  2015年宋城演艺并购六间房时,先通过宋城集团支付16亿元现金,获得了六间房62%的股份;后通过定向增发,以宋城演艺的股权换取了刘岩等8名自然人股东手中六间房剩余的股权。收购前,刘岩持股62.64%,第一步收购完成后,刘岩持股24.557%,相当于其手中38%的六间房股权是以现金对价形式交易,按照62%的股权价值16亿元现金计算,刘岩至此获得了约10亿元现金。后续股份发行完成后,根据2015年年报数据,刘岩本人持有上市公司宋城演艺股份3.93%,约5710万股。

  花椒和六间房母公司递表港交所,资本操作背后谁是“最大赢家”?

  2015年并购前六间房股权架构

  图源:宋城演艺公告

  2018年限售股部分解禁后,根据同花顺(行情300033,诊股)iFinD重要股东交易记录,刘岩通过大宗交易减持约544万股,均价18.37元,套现近1亿元,剩余持股3.56%;后续刘岩从2019年年末起逐步减持,截至2021年三季度,刘岩持仓仅剩0.92%。结合宋城演艺后续增发股份数,对照十大股东持股数变动推算,刘岩2019年年末起合计减持约7200万股;而粗略按照2019年至今宋城演艺收盘价算术平均值约21元计算,刘岩合计套现约15亿元。

  并且,根据2018年花椒六间房合并时的重组公告与宋城演艺2018年年报,由于六间房顺利完成2015年至2018年的业绩承诺,公司合计计提超额业绩奖励3157.62万元,作为原六间房管理层股东刘岩、姜宏等8人的现金奖励对价。前后相加,刘岩的身家已超过26亿元。

  重组完成后,刘岩出任花房集团的CEO。不过,根据天眼查显示,刘岩已在2020年10月退出花房集团,本次招股书中也并未提到刘岩的名字。目前刘岩担任上海聊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,持股86.53%。

  花椒和六间房母公司递表港交所,资本操作背后谁是“最大赢家”?

  刘岩退出花房集团

  图源:天眼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