双彩网

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你的位置:双彩网 > 联系我们 >

他的离世让球员泪奔,俱乐部却窃喜

发布日期:2022-05-24 20:33    点击次数:186

没有一个掮客的离去,能像意大利人米诺·拉伊奥拉般“风光”。

北京时间4月30日晚,拉伊奥拉家族确认,足坛著名经纪人拉伊奥拉去世,享年54岁。这个“职业掮客”此刻被称作“在现代足球历史上写下了新篇章”,不得不说,这是资本的胜利,也是足坛经纪人群体的胜利。

“在无限的悲伤中,我们分享了有史以来最有爱心和最了不起的足球经纪人的逝世”,“拉伊奥拉家族”在米诺·拉伊奥拉的社交媒体账户上写道

如果只是把足坛经纪人看成是“赚差价的中间商”,这种思维可能过于简单了。英文有个词:lobbyist,本来说的是“在大堂活动的人”,后来这个词被延伸为“院外活动者”甚至“说客”。从物理范畴上看,这群人不仅在大堂活动,还游弋于社会各个角落。具体到“足球说客”身上,这群人成天在球员豪宅外、俱乐部总部附近或者各国足联峰会“晃荡”,但他们收集和掌握的,却是当下足坛最核心的球员、球会和球市的信息。

这批足球“掮客”的存在,给足坛添加了一抹说不出是明还是暗的色彩。他们的存在,搅动和颠覆了足坛传统甲乙方买卖流通的基本秩序,塑造了一个以欧洲为轴心的全新足球世界丛林法则。

米诺·拉伊奥拉获得最佳欧洲球员经纪人奖

嗜血的米诺

2021年,在完成对球队中场核心德布劳内的续约后,曼城体育总监贝吉利斯坦评价这位比利时球星“完全不像是一个球员,更像一个商业高手”。在经纪人因为洗钱和文件作假等罪名锒铛入狱后,德布劳内干脆自己和俱乐部谈续约,完全绕开了“经纪人经手”这个如今在足坛司空见惯的操作。

这是一次堪称“甲乙方完美合作”的续约,也难怪贝吉利斯坦说:“没有刁蛮经纪人的介入,我们感到了球员的真诚。”

但放眼足坛,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德布劳内。

2021年,国际足联公布了足坛的年度转会报告,受新冠肺炎影响,足坛转会费连年暴跌,近两年连降23.4%、13.9%,但有一个群体的佣金却只增不减,逆势上扬0.7%。

这个群体,就是被贝吉利斯坦形容为“刁蛮”的足坛经纪人。

刁不刁蛮,这得看经纪人具体的人品和性格,但这批足坛掮客的共同点,是真的嗜血。

在资本面前,足球只是一块跳板。只要有机会,资本就会榨取口中“心爱玩具”的哪怕最后一点剩余价值。

2015年,王牌足球经纪人门德斯出自传,众星捧场

于是,一个被资本培植起的新战场诞生了:球员、经纪人、俱乐部董事和资本家纷纷入局。资本家在宏观市场中,分走因股权和资本市场而带来的最大蛋糕,俱乐部董事年终坐等分红,商业化运作让俱乐部能长期维持有效运转,也让俱乐部能为球员支付高工资和奖金,并让那些足球世界里的“资本掮客”——经纪人通过抽成而成为百万甚至千万富翁。职业足球发展程度最高的欧洲足坛,在此过程中完成了从运动属性向产业、经济属性的转型。

说到嗜血,刚去世的拉伊奥拉有个外号:嗜血的米诺。

米诺到底如何嗜血?举个例子。2016年夏天,意甲尤文图斯俱乐部以1.1亿欧元,让法国球星博格巴转会曼联。作为博格巴的经纪人,拉伊奥拉全程参与并主导了这次转会。在交易完成后,尤文俱乐部官宣了博格巴转会离队的消息,并称俱乐部从博格巴身上获得的实际转会收益为7800万欧元。

1.1亿,怎么也不可能和7800万画上等号。这个中间的差价——2200万欧元,就是“嗜血的米诺”的佣金。

当然,这也是拉伊奥拉管用的手腕。在和尤文图斯高层谈判博格巴转会时,作为乙方代表的拉伊奥拉,展现出了比甲方俱乐部更强大的气场。

他不光为博格巴“啃下”了曾经的老东家曼联,还在现场把自己能拿到的转会分成,白纸黑字地写在了解约合同的附加条款中:一旦博格巴转会曼联,自己将从转会费中,获得近25%的转会分成。

拉伊奥拉与博格巴

事实上,米诺的“嗜血”不仅体现在转会分成上。由于在推动尤文出售博格巴过程中“费尽心力”,尤文图斯方面愿意给拉伊奥拉一笔高达500万欧的“签字费”——在世界足坛,球员因为提前和俱乐部签约,而获得一笔价值不菲“签字费”的情况比较普遍,但一个经纪人能在光天化日之下,从俱乐部方面拿到“签字费”或者说是“感谢费”,这种情况或许只能发生在拉伊奥拉这种头部经纪人的身上了。

在涉及球员转会方面,不少欧洲大俱乐部,尤其是意大利的俱乐部,它们的实际支出,远超应付的佣金。

还是以“嗜血的米诺”为例,在效力尤文图斯期间,博格巴和尤文续约一次,拉伊奥拉就要从中抽500万~600万欧的“水”,再加上各种巧立名目的签字费、好处费、感谢费、续约抽水……再到最重头的转会分成,有意大利媒体统计,光是在博格巴一个球员身上,“嗜血的米诺”就捞了近5000万欧元。

而他旗下的球员可不只有博格巴一个人,还有巴洛特利、伊布、哈兰德、德利赫特、多纳鲁马……

巴洛特利与拉伊奥拉

俱乐部一边无奈掏钱给佣金的同时,一边也喊出心声:世界足坛,苦无良吸血经纪久矣。

公敌、知音和守护者

从商业属性上看,经纪人是攫取利润最大化的“掮客”;从感性层面上看,经纪人又是不少球员的“教父”。

C罗的经纪人门德斯堪称这方面的典型代表。C罗15岁就开始为里斯本竞技效力,而门德斯担任的角色不仅是经纪人,还有西方人崇尚的“GodFather(教父)”角色,他关注和照料C罗在场内场外的一切情况。

后来C罗登陆英伦、来到曼联后,又是门德斯帮助C罗在曼彻斯特站稳脚跟,逐渐适应了英伦三岛的足球氛围,以及初来时让葡萄牙球星叫苦不迭的“糟糕的天气”。

前曼联主帅弗格森在自传中,称门德斯是“最完美的经纪人”。比如2008年在曼联获得三冠王后,C罗希望去皇马踢球,这让弗格森暴怒。“我当时说,在这个节骨眼上,我就算击毙C罗,也不会放他回皇马踢球。”弗格森在自传中这样写道。

2009年的弗格森

出面调停的,是“教父”门德斯。他力主在自己、C罗和弗格森之间,立一个三人的君子协议:只要C罗好好踢球,之后只要有人愿意掏出创世界纪录的转会费,那弗格森也愿意让他离开。这个君子协议随后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。在接下来的一年中,C罗继续大放异彩,随后皇马不得不以打破足坛转会费记录的价格,从曼联把C罗带走,曼联也因此而完成了“后C罗时代”的重建。

有网友说,本质上是足坛掮客的门德斯,其实是一个有情有义的“人贩子”。

有人爱掮客,当然更多的人恨掮客。这部分人包括俱乐部高层、转会市场竞争对手和媒体记者。

在4月30日之前,多家媒体曾报道拉伊奥拉去世的消息,但事后证明是乌龙,拉伊奥拉助理和他本人的社交媒体账号先后辟谣。

“嗜血的米诺”本人在社交账户上说:“4个月内他们两次杀死了我。看上去我能复活!”

在轮番辟谣期间,意大利《都灵体育报》对拉伊奥拉的生平和传奇经历,做了一系列专题式盘点。意大利媒体就像当年被米诺坑了一笔的意大利俱乐部的代言人,开始了对拉伊奥拉漫长的口诛笔伐:“他一笑就露出獠牙,一睁眼就眼放金光,他就是让我们的俱乐部吃尽苦头的米诺。他现在病床上,生死未卜。”

这也佐证了,为什么足坛掮客们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:在心急引援的俱乐部看来,他们是最难对付的球星经纪人,也是“眼里只有利益”的谈判中间人。所有不得不通过掮客才能接触到他们心仪球员的俱乐部高层,心里想的或许只有两件事:一是赶紧谈完签合同,二是签完便掐死眼前这个几分钟前还一起谈笑风生的经纪人。

他们是俱乐部的公敌,但却是球员的朋友、知音、教父和守护者。

哈兰德与经纪人拉伊奥拉

在拉伊奥拉住院期间,一向标榜“上帝第一我第二”的瑞典球星伊布,一直在医院陪着这位多年老友。拉伊奥拉在巴萨、尤文、米兰和曼联看来,或许是“嗜血的米诺”,但在伊布心里,他永远是照顾自己、不让自己吃亏,帮助自己拿高薪、为自己说话并争取最大利益的“老伙计米诺”。

有好事的媒体翻出了昔日两人的一些旧照。照片里的伊布略显青涩,身旁戴着墨镜的拉伊奥拉,像极了《教父》里的增肥版马龙·白兰度。